莫名其妙的履歷格式和求職經驗大募集:問與答

Q: 為什麼要發起這樣的活動?

A: 我們認為,雇主詢問太多隱私資料,不但不合法更不合理。法律規定雇主不能因求職者的性別、種族、年齡等予以歧視,更明定不得要求提供非屬就業所需之隱私資料。我們向勞委會確認過,招募過程詢問這些個資都可能違法。對求職者來說,提供過多資料不但自陷資訊不對稱的弱勢,更有洩漏個資的風險!既然這些隱私資料與工作能力無關,又可能造成歧視,我們認為雇主根本不應該問。

但因為相關法律執行不確實,求職者多半也不瞭解,在找工作壓力下只好提供隱私資料。透過這個活動,我們要求官方做出貫徹法律的示範,也讓求職者瞭解自己的權利。更重要的,我們希望促成企業改變招募流程,不再問非必要的個人隱私!

Q: 你們認為什麼是可以問,什麼是不能問的呢?


A: 請參考這篇文章。我們認為姓名、聯絡方式這兩項基本資料,以及學歷、工作資歷、專長等等與工作能力相關的資料可以問。其他不管是性別、年齡、婚姻等,甚至做身家調查或要求病例資料,都是問太多了。

Q: 有些工作確實只適合某些特質的人做,難道雇主不能先行過濾嗎?

A: 我們承認在某些特殊狀況,有些個人資料必須事先知道。例如應徵藥物測試的工作,需要知道求職者的健康狀況;又例如雇主保障雇用身障者,自然需要看身心障礙證明。就業服務法施行細則也有但書寫到:「雇主要求求職人或員工提供隱私資料,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不得逾越基於經濟上需求或維護公共利益等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目的間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

然而大部分的工作並不符合特殊狀況,只是因為「制式履歷表」,或因為「以前大家都這樣填」,就要求許多不必要的資料,我們正是要扭轉這種積非成是的慣例。

Q: 我是勞工,我從以前找工作就填這些資料,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啊?難道我自己想填不行嗎?


A: 最好不要。揭露太多個人資料,會造成個人隱私權受侵犯;如果有人覺得「填了也沒差」,雇主更有理由說「別人都這樣做,你憑什麼不配合。」同時我們要考慮到,對有些人來說,光是詢問本身就足以造成不舒服或傷害。例如對於跨性別者,要在男女的二分法中定位自己是很尷尬的;又例如對中年失業的人而言,關於自己的年齡是多麼難以啟齒。既然這些問題與工作能力無關又讓人不舒服,應該連問都不要問;就算雇主要求,求職者也應該一律不回答,這才是對全體勞工最有利的作法。

Q: 就算雇主在履歷表不問這些問題,在面試時還是會根據外貌、年齡、性別等決定要不要錄用,你們要求這個有用嗎?

A: 每個人心中的偏見很難扭轉,但我們的訴求還是有意義的。首先,至少讓不同條件的人,都有取得面試機會的可能性。其次,個人偏見限於個人,可是一旦制度化,就會變成社會性的歧視。如果每張履歷表都在詢問身高、年齡與身心障礙,是逼求職者不斷質疑自己,甚至形成「長得矮/太老/有身心障礙就是沒人要用」的社會氛圍。一個人討厭黑人是個人偏見,但在公園外立牌子寫著「黑人與狗不得進入」會造成嚴重的種族問題,就是這個道理。

Q: 原來有這麼多公司都違法!但你們去檢舉也只是「重罰6萬」,有差嗎?


A: 檢舉只是第一步。儘管有些公司不怕罰錢,但是官方有動作出來,還是會讓較守法的公司忌憚,違法的公司也會留下記錄。另外我們下一步可能將推動「友善求職者認證」,表揚願意配合的公司,提供改變誘因。最後,公民教育也是活動的重要目的,我們要讓求職者知道「原來依法我可以不提供這些資料」,更懂得保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