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參考文件‎ > ‎

答覆網友有關工會的問題

我們在PTT上收集到一些網友對於工會的問題,寫成這篇簡單的回答(說簡單,篇幅可能還是太長了。)希望讓網友更瞭解工會的運作和作用,不過瞭解是一回事,更希望能一起來組工會

1. 工會到底要做什麼,公司才會感受到改變的壓力?

有工會只是第一步,工會還要有實力才能真正發揮作用。所謂「實力」不只是懂法律,而是指能發動「集體爭議行為」的能力。實務上有很多種爭議行為,但最主要的,也是唯一在勞資爭議處理法明訂的就是罷工。工會有發動罷工的實力,資方才會有壓力。(只談法不夠,因為有時候資方違法,罰款太便宜;有時光法律本身的保障就不夠;有時法律給勞資協商,勞方不得不同意時,違法也可以就地合法。)

資方不能因為勞工參加工會、勞資爭議或罷工而開除(不過會編別的理由);但勞工最大的保障不是法律,而是團結的力量:你動到我們裡面的一個人,等於動到我們全部一萬人,全部人停下工作等你讓他復職。即使不罷工,如果大家講好全部把請假單填出去,一定會造成很大的壓力,效果接近罷工。

罷工好像核武。即使不真的動用,但是只要讓對方相信我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而且我一定會使用,對方就不敢真的打過來。會員很團結、勞工士氣高昂、充足的罷工基金等等,都是核武的條件。工會的宗旨:一個人站出來,一個人死;十個人站出來, 十個人死;一萬人站出來,大家都一起活。

2. 一堆人上班12小時,工會活動由誰籌劃主導?

工會法規定工會理監事每個月可請50小時(或更多,由工會和雇主約定)的給薪會務假來處理會務。另外,如果工會達到一定規模有充足的會費,也可聘請專任會務人員來處理會務。

但是另外請專職人員的話,因為這個人是在工廠的外面;工會理監事還是要定期開會,和專職人員保持連繫,才能確保工會運作的方向符合廠內勞工的需要。例如,專職人員去草擬團體協約草案,但是我們生產線是什麼樣子?怎麼寫才能針對我們廠內的問題?這些都需要廠內的人頻繁地提供意見,並且做最後定奪。假如這個專職人員(或好幾位)本身就是長期待過科技廠的人,當然雙方的溝通會更順利。

3. 小公司(小於10人)可以有工會嗎?

工會法規定三十人以上才能發起組織工會。如果是說要組織單一公司內部的工會(新修訂的工會法稱之為企業工會),則10人小公司不符條件。但如果我們發起籌組新工會法的產業工會,則小公司的工人可以直接加入該產業的產業工會。例如一個資訊科技業產業工會,十人的小公司和兩萬人的公司員工都加入這個工會;但是工會底下可以設支部,一個大公司一個支部,或幾個小公司聯合成立一個支部。

附帶一提,目前舊工會法和新的勞資爭議處理法都沒有明訂,工會罷工可不可以不是整個工會一起罷、而是某個支部自己罷。但在外國的產業工會,常常會有單一支部罷工的情況;此時整個工會的罷工基金支持一個支部罷工,就比較充裕。

4. 工會要如何與政府據理力爭,修法改變責任制?

這要分成兩個問題,首先是修法就能改變責任制嗎?事實上按照現有法律,製造業不適用責任制,所以「科技業」中的責任制幾乎都違法。但違法不代表不存在,大家照樣責任制,偶爾出人命被「重罰」三萬就沒事。法律是一回事,真正要改變還是要透過有力的工會,和公司協商簽訂團體協約,就工時、工資、獎懲等項目訂出比較有利勞方的條件。

第二個問題才是工會怎麼樣才能修法?這同樣要看工會有沒有實力,特別是會員人數和行動力(人數等於選票,人夠多政治人物才會把你當一回事)。其他國家工會力量強的,通常能影響主要政黨的政策,甚至主要政黨就是由工人組成的。礙於篇幅,這大概要用另外的文章來解釋了。

實力也不一定等到選舉。一萬人留在行政院或立法院前面「不走」,等他們修法完畢,也是實力。如果七十萬人到凱道,下班坐捷運來,十一點回家睡覺,對統治者不一定有用,因為整個社會以及統治機器完全正常運轉。

還是要重覆一點:有些問題和法律無關。「我沒留他,他自己不回家」、「有填加班單,我們就會付加班費,他自己不填」等等情況,都會造成雇主合法。要讓個別工人免除這種「不敢填加班單」、「不敢回家」的壓力,只有靠強大的工會。

5. 比起自己賺大錢變成老闆然後改變台灣,參加工會會更快嗎?

這個問題也要分成兩部份來回答。首先,一般人有機會自己賺大錢變成大老闆嗎?這問題就好比問一般人有機會中樂透變成有錢人嗎?──不能說沒有,但一般人通常也不會太期待。尤其是賺「大」錢的「大」老闆,通常要先有「大」資本,就不是一般人做得到。

再來,成為大老闆就能改變台灣嗎?一般來說,大老闆想的「改變台灣」和小工人想的不同,大老闆比較想要投資方便(炒股票、炒房地產不用繳稅)、僱用工人方便(最好不要有勞動法規、基本工資)。當然我們不否認有少數好老闆會重視勞工權益,但在資本激烈競爭下,或者面臨改組、接班,也可能一夕間人亡政息。與其被動等待好老闆,不如主動為自己的權益行動。

再說,賺大錢的過程,會把自己的心靈以及一切利益糾葛,和既得利益者綁在一起。這種「先賺大錢,再做善事」的心態,就好像有人想:我先加入國民黨(或民進黨),先拿財團的錢來選舉,等選上再做好事;或是「我買票、賣票沒關係,只要我還是做該做的事」──平常他們隨便你說什麼,反正動不到既得利益者的根本;可是一旦有一天利益交關的時候,情況就完全兩樣了。

(勞動黨曾經討論過這樣的問題,選前有其他議員的司機告訴我們,每個月紅白帖平均多少錢,「不貪污會傾家蕩產」,當時我們就決定,寧願不當選,也不跑紅白場;選前已經不跑,選後不跑民眾就比較習慣。當選後,當我們在模擬會不會有正副議長候選人來「開口」時,我們也會有「拿幾百萬來捐給某個到處都是危樓的小學,多好」這種想法,但最後還是決定,即使有人來開口也不拿。結果正副議長選舉,我們硬是讓他開出議長高偉凱一票,副議長高偉凱一票。) 尼泊爾總工會甚至用總罷工,不是推翻一個國王,而是根本廢除了國王制度。工會的力量有多大?只要人數最多的勞工團結起來,力量就非常大;如果不團結,永遠沒有機會。所以說,一個個工人很小,聯合起來的工人就很大──工人不大,團結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