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年金批判

國民年金如果辦得好,現代小民最大隱憂就要卸下大半了,當然,屆時,各家保險公司的養老年金保險也會賣不出去了。

不過,事與願違。自己的權利自己不站出來爭取,是不會從天下掉下來的。去年101日國民年金正式開辦,可是政府只願每人每月補449元,加上人民自繳的每月649元,合起來不過1123元,有誰會相信這麼少的錢,可以達到「國民年金法」宗旨中的所謂「保障人民的基本經濟安全」呢?   

國民年金的問題,可以分以下幾個部份來看。

第一、總保費(政府補助+人民自行負繳)的不足,相當程度地限定了未來可領取的年金金額,繳得少就不可能領得太多。國民年金每月需繳的金額是:17280(月投保金額)×6.5%(費率)=1123元。其中政府補助4成保費即449元,人民自繳6成即674元。到了65歲後,開始領取年金時(物價上漲率暫假設為0),可領取的年金金額為17280×1.3%×408985元。只要現在每月繳幾百塊,老年時就可以月領近9000元,看起來還不錯,雖然遠不夠生活費,但似乎也不無小補。若有人質疑,到時候物價上漲,錢幣貶值,8985元會不會貶到只夠買一雙鞋子?政府會得意地回答:不會!因為「17280×1.3%×408985」的算式中,17280會隨著消費者物價的上升而同步調整。聽起來蠻有道理的,因為它保證了40年後的購買力,維持不變,也就是說,如果8985元現在可以買到100斤白米、五斤豬肉、坐30次公車、繳水電費、電話費、理一次髮……,將來不管可以領到的帳面金額為多少,都可以維持同樣的購買力。

但是,在領取年金的算式中,國民年金的「月投保金額」與我們大家比較熟悉的勞保退休金中的「月投保金額」,在變動方式上是大不相同的,尤其是40年後,其差異會更明顯。假如大英投了「國保」、小英投了「勞保」,兩人投保時的「月投保金額」都是17280元,40年後,大英和小英分別可以月領多少年金呢?首先,我們必需要算出未來40年間的消費者物價上漲率以及平均工資上漲率,因為「國保」的「月投保金額」是先固定為17280後,再按照消費者物價上升率來調,而「勞保」的「月投保金額」為月薪,因此月薪上漲「月投保金額」就會上漲。我們假設小英的月薪升幅剛好是社會平均薪資調升率是一樣的。這兩個數字無法推定,因此,我們只好試著用過去20年間的平均工資上漲率與平均物價上漲率來試算。為什麼我們沒有採用過去40年間的平均值呢?一來是因為主計處在網上公佈的數字只有過去30幾年的資料,再來是因為在1970年代發生過兩次的石油危機,使得平均物質與平均工資皆以數十個百分點的幅度上揚,所以,我們只採用了過去20年的平均值。結果是1988年到2008年間,每年消費者物價上漲率為2.1%;平均工資上漲率為4.5%。如果,未來40年也是如此,那麼,「國保」與「勞保」中的「月投保金額」的差距就會如下圖所示。

 

40年後,消費者物價上漲2.34倍;平均工資上漲5.80倍,因此,40年後,投「國保」的大英每月可領取的年金是:17280×2.34×1.3%×4021026元;而投「勞保」的小英每月可領取的年金是:17280×5.80×1.55%×4062138元。剛開始時,兩人繳同樣的保費,但到領年金時,兩者差了近三倍。如果小英是以35000元投保的話,雖然開始時保費要比大英多出一倍,但將來的保障可以比大英高出六倍。這兩個人會有這麼大的差距,主要原因在於平均工資上漲倍數的5.80比平均消費者物價上漲倍數的2.34大了2.47倍,次要原因為1.55%1.3%大了1.19倍。勞保基本上是跟著薪資走,因此,上升率也比較高,而國民年金卻是跟著物價走,所以上升率就比較低,但如此累積40年,兩者的差距就會變得非常大。也許有人要問,物價上漲率若是比平均工資上漲率高的話呢?是的,在過去40年裡,卻有幾年是物價上漲率高過平均工資上漲率的。那代表的是實質工資的下降。但在長達40年的期間裡,若平均物價上漲率高過了工資成長率,代表著40年間工人的物質生活不但毫無改善,反而後退。雖然這種可能性不能說沒有,但一旦發生,那勢必將會面臨一場革命。

跟著平均工資上漲率走,表示月領年金雖然無法跟工資比,但總能領到當時工資的五、六成,還不至於和社會生活太過脫節。但國民年金採取的是跟著消費者物價上漲率走,代表的是我們每月所能領取的就只有40年前低收入戶每月所能享有的物資的一半。也就是說,40年後我們可以領到的年金,並不是當然於現在的8985元,而是相對感覺上的3624元(8985×.234÷5.8)。繳了40年後,所能領到的好像與目前各縣市發放的敬老津貼差不多,甚至更少。

第二、在比較各國的年金保險時,通常我們會比較該國年金的「所得替代率」為多少,大致決定該年金的優劣。在領取年金的公式「17280(月投保金額)×1.3%×40(年資)」中,17280(月投保金額)為「所得」,「1.3%×4052%」為替代率,合起來就是所得替代率。用所得替代率來檢驗年金的優劣其意義是這樣的:如果某人退休前月收入4萬,表示他用4萬塊元維持著他的家庭生活,等到他退休後,各項的開銷都會減少一些,例如、通勤交通費、交際費、治裝費等,以及屆退休年齡的人,通常子女養育費也減少了,因此,他的開銷應該可以打一個折扣。一般研究認為打六折後,應該還是可以維持原先的生活水平。因此,ILO國際勞動組織在1967年公布的協約第127號中建議聯合國的會員國(即國際勞動組織的會員國),以加入年金40年為基準,所得替代率要達到60%。以這樣的觀點來看,國民年金表面上看起來所得替代率為52%還不算離譜,但事實上,只能說它的替代率為52%,而它替代的不是「所得」,而是政府任意設定的17280元。17280元只有目前平均工資的38%而已。

第三、國民年金保險應該要有財富重分配的制度設計。一般的商業年金保險,個人繳多少保費就決定將來領多少年金,與其他的被保險人(客戶)毫無關係。但是國民年金保險屬於社會保險,應該要有財富重分配的制度設計。就以全民健保來說,收入高的人健保費繳得多一點、收入低的人健保費少繳一點,但兩者所能獲得的醫療保障一樣多。當然,在年金設計裡,不可能要求繳的多的人與繳的少的人,將來領取同樣金額的年金,只是主張略做調整而已。不過,要有此設計,首先必需將一律以17280元為「月投保金額」設計,改為反映個人實收入的「月投保金額」。

第四、以前勞保的退休年齡為60歲,但國民年金卻將退休後開始領取年金的年齡定為65歲,讓我們少領五年的年金。退休年齡的延長,是大部份國家的政策。其原因,聽起來也頗有道理。因為醫學的進步,人類的壽命不斷延長,身體的健康狀況也明顯改善,因此可工作的年齡也自然延長了。可是我們也可以反問,人類不但是醫學進步,科技也快速進步,帶動生產力的大幅提升,因此,為什麼人不能用多出來的歲月,享受人生,悠閒過生活呢?好!在此我們暫且不爭論這個問題,就順著他們所設想:以前是60歲退休,但現代人健康情況改善,60歲還不能算老,可以繼續工作,65歲以後才過退休生活。在這樣的設想裡,健康情況改善是事實,但是不是6064歲的人都因為體力好而正在工作呢?這恐怕就不是事情了。我們的結論是體力好是一回事,但實際上卻比以前更早就退休了。

60歲~64歲人口的勞動參與率(單位為%)

 


60~64


總計

民國82

41.61

58.25

20.88

民國83

40.61

58.04

20.14

民國84

41.06

59.13

21.09

民國85

39.79

57.81

21.03

民國86

40.1

59.31

20.99

民國87

38.25

57.89

19.26

民國88

37.24

56.27

19.01

民國89

35.68

53.92

18.42

民國90

34.15

52.01

17.3

民國91

33.89

51.66

17.17

民國92

34.03

50.24

18.76

民國93

33.49

49.88

17.97

民國94

32.49

48

17.78

民國95

31.6

46.87

17.13

民國96

32.04

46.32

18.48

民國97

31.86

45.87

18.56

從上面的表格中,可以看出60歲~64歲的人口,勞動參與率逐年下跌。勞動參與代表(正在工作的人)+(正在找工作的人),因此,從男性來看,民國97年與國民82年相比,100個人有12.5個人,追加退出勞動力市場。民國97年與民國82年相比,有更多的人,在工廠、公司裡,以年資高為由,被逼退,然後再也找不到工作。55歲~59歲這個年齡層的情況,也差不多是如此。民國8255歲~59歲的男性的勞動參與率為81.15%,到了民國97年下降到68.64%,也差不多下降了12.5%。

也就是說,明明現實中,越來越多的人比以前提早退休,但政府的年金卻設計大家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好,所以越來越晚退休。其實政府不可能不了解這樣的現況,只是如果承認以一現況,那麼提繳保費的年限就會縮短,領取年金的年限卻會延長,如此一來,帳面上的「所得替代率」就會很難看,或者政府必需提供更多的補助。

第五、費率的調整缺乏監督機制。我們應該還記得2002年健保雙漲,引起的全民抵抗,當年健保雙漲指的是醫療自費部份的調漲以及健保費率的調漲,健保費率部份原先為4.25%,政府企圖調高到4.55%,調高之金額為投保薪資的0.3%。但是國民年金的費率的調整,卻是要每兩年調高0.5%,從開辦第一年的6.5%,一直調高的12%,雖然其中有一但書條款(保險基金餘額足以支付未來二十年保險給付時,不予調高)。但相較於健保費率,行政部門可不透過立法院,逕行調高的幅度只有從4.25%調到4.55%,而國民年金卻將此幅度定為6.5%~12%,未免太過便宜行事。即便我們理解現今的6.5%,應屬於「開幕優惠價」,並非可穩定運作的費率,但行政部門可逕行調整的幅度,仍有過大之嫌。

第六、僅管我們對國民年金做了上述的批判,但對於至今只能依賴商業年金的小民來說或者對於連小額的商業年金都無力購買的人來說,國民年金的開辦也算是佳音了。簡單地想,國民年金有政府補助40%的保費,承辦保險的勞保局又不以營利為目的,自然比一般的商業年金要划算多了。但與商業年金保險相比,唯一的缺點就是若中途搬離台灣或坐牢等特殊情況發生時,完全領不到年金,也不能要求退還已繳之年金。也許你繳了40年的年金,繳進去的金額達數十萬元,到了65歲時,決定搬離台灣,到別處養老,但是卻分文不能領,也許你是70歲時決定搬離台灣,只領了五年的年金,也一樣不划算。因此,在現行的年金制度下,除非你確定會老死在台灣,否則就有可能不太划算。當然,因此國民年金是一種社會保險,是政府對人民養老負責的一種制度,因此,對於搬離台灣居住的人,政府確實不需負起照顧之責,但至少要將我們個人所繳的金額,用一定的計算方式,退還給我們。

退休生活如何過,能不能撐得過去,已是現代小民最大的隱憂。如果政府能夠設計出一套解決小民退休生活的年金制度,相信人民的生活壓力會小很多,生活會快樂很多。政府應該提供了確實且充足的財務來源,辦好國民年金,不要只想靠有「窮人的所得稅」之稱的「公益彩卷」收益來辦,這樣是不可能辦得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