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參考文件‎ > ‎關於你的勞動條件‎ > ‎

經濟危機與台灣工人

台灣過去幾十年的經濟,主要是依賴外銷帶動,而外銷又集中地依賴美國人的負債消費。之前,是以直接銷往美國為大宗;最近十年,直接銷往美國的減少了,但以半成品、機器設備銷往大陸,再由大陸把成品銷往美國的部份則大幅增加。對美國及對大陸的巨額順差,是「台灣錢淹腳目」的主要內容,也是我們成千上萬離開了農業、進入工廠與都市的百姓主要的工作機會。外銷產業有工作做、有班可以加,外銷的工人就有錢花;內銷的產業才有訂單,來提供外銷的中上游,或提供台灣自己的工人消費。

  現在的情況是,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的美國人負債消費到了極限,借了錢還不了銀行,銀行就倒,即使沒倒也沒辦法再借錢出來,美國人消費萎縮,造成全世界訂單銳減,大家都沒工作做。

  政府與坊間講到救失業,動不動就講招商引資、講職訓、講開小吃店或美容院。但是沒有訂單,招商設廠何用?堆高機、電腦等職位都在裁員,訓練更多的證照也不保證有工作;家家戶戶都開小吃店,誰來吃東西?

  最荒唐的是,政府開始要求失業工人「放下身段」,找工作不要要求太高,碩士博士也可以去當清潔工;但是清潔工本身都在裁員,每有職缺擠破頭,還要更多人一起去搶嗎?

  當前的政策不能解決沒有訂單的問題,於是機台關閉,廠房封存,無薪休假,大量裁員。製造業的工人沒錢買東西,於是服務業、金融業、自營作業者,百業蕭條,早死晚死一鍋死。只有早已從企業挖走大量資產的高層們,一邊吃香喝辣,一邊向政府哭求抒困,要求出數百億把一個沒有訂單的工廠救起來,或把一個收不到債款的銀行破洞補起來。公司半倒,高層吃飽,員工哀嚎,政府瞠目結舌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生產過剩,但不是相對於人民「需要」的過剩,是相對於人民「買得起」的過剩──每年做出幾十萬輛汽車,數百萬受僱者的薪水根本買不起,只好刷卡來買,暫時解決過剩問題,但是工資低、消費能力低的現實沒有改變,所以刷了卡也還不起,生產過剩就以20052006年卡債的形式爆發出來。美國人連買房子的錢都還不起,那來的錢買台灣、大陸、東南亞、墨西哥的成衣和電腦,全世界的工人只能買下我們做出來的東西的一小部份,因為借錢的機制而延後爆發的生產過剩,就在2008年以金融海嘯的方式淹沒全球。

  生產過剩的另一面就是過度投資或資金過剩,當再多的資金投到商品生產也賺不到錢(因為賣不出去)或是賺錢太慢的時候,資金就流到金融衍生性商品去,並且提供作為「借錢」來暫時解決生產過剩問題的手段。銀行也對業務員加大壓力,要求儘量把錢借出去,或是儘量把美其名為基金的各種債權再賣出去。債權保險與再保險,轉賣與再轉賣,短時間內好像大家帳面上都賺錢;但是源頭是工資太少而商品太多,這個問題不解決,華麗高聳的金融大廈也要崩盤。

  每一個個別的資本家面對生產過剩,解決方式就是競爭──商品賣不掉沒關係,但是最好是我的賣光了,你們的賣不出去。競爭的方式就是更大量生產以壓低成本,壓榨工人、僱用更少的工人並且讓工人做得更累。大量生產、失業和壓低工資的結果,只是讓原來就不可避免的生產過剩(全部人的工資買不起全部做出來的商品)更加嚴重。每一個個別資本家自救的結果,是讓全世界的經濟危機更嚴重。

  已經有很多人民以及一些政府,企圖改變全世界這兩百年的經濟模式。但是舊模式的老大哥,一方面用WTO等機制來讓他們自己仍然賺得到錢,一方面用航空母艦、人造衛星、CIA和超過一百個海外軍事基地來搧動、顛覆、侵略、佔領所有挑戰舊世界的力量。很不幸,在我們的陽明山到大霸尖山,也設了雷達站,這些雷達站和台灣人民的安全無關,而是為了保衛這一百個軍事基地的其中幾個以及老大哥本土。

當前的金融海嘯告訴我們,我們必須全盤檢討過去靠外銷來帶動經濟的模式:台灣工人的工資實在太低了,比起我們製造出來的龐大的商品,我們自己只能買得起其中一小部份,大部份要靠美國人(借錢)來買走。這樣的經濟模式不但對工人、農民和環境犧牲太大,而且也沒辦法再重覆下去──就算有一天美國人或大陸人有錢買東西了,我們也不要靠低工資和高污染來和第三世界競爭。高科技?我們現在也沒有真正的高科技,關鍵的技術、原料和機台,規格制定,品牌和訂單,都掌握在美國、日本和西歐北歐手中。

  講到改善依賴外銷,大家就想到「擴大內需」。但是政府的擴大內需方案,只以短期性的措施為主,不是亂發錢,就是鋼筋水泥作算,砍樹蓋大樓。台灣更需要的,是社會福利、教育公衛、生態保育這些「軟工程」,這樣才能真正和長期性的促進就業、照顧弱勢與環保減碳結合在一起。例如,像消費券一樣八百億,可以訓練三十萬名家庭看護工,由政府僱用,可以三班制照護十萬個老弱殘病一整年,增加三十萬個就業機會與消費能力。十萬個弱勢家庭減少了這方面的負擔,才有能力雙薪工作,並且進行完整的民生消費。

  我們過去對「就業」的想像,就是一大堆人在製造東西,又一大堆人在賣東西。其實以當前的生產力,根本不需要這麼多工廠和這麼多工人;東西不要做太多,花在銷售競爭方面的人員(例如房屋與汽車的業務員)就可以減少。現在我們要大幅翻轉,把大部份的「就業」變成人民服務人民,政府出錢,各級自治團體辦理。政府應改變支出與收入結構,減少設置與維護工業區(但是要加強環境保護和污染防治、土地復育)、凱子軍購與外交以及蓋蚊子館、辦跨年晚會的經費,增加從富人資產、奢侈性消費所抽的稅,特別是證交證所稅、空屋稅、土增稅與遺產稅,追蹤各種逃稅避稅管道,並採屬人課稅等等。

當然,台灣還是需要跟外面買東西,還是需要賺美元或其他貨幣,這就要提到觀光、建立品牌、生醫產業之類的問題;不過這已經不是本題的範圍了。